当前位置:首页 > 观后感 > 文章内容页

功夫熊猫影评3篇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20-01-01 21:45:01 分类:观后感 阅读: 次
功夫熊猫影评3篇

  功夫熊猫影评(一)

  同样是救民于水火,同样要仁义智勇兼备,东方功夫片里有侠义精神,美国西部片中有牛仔扶危济困。只是到了美国拍的功夫电影里,怎么一个接一个地冒出“神选之子”这种架构来呢?我想大概只能归结为中国功夫在西方人眼中实在太过“神奇”。

  好莱坞拍功夫片,向来被诟病为“套着功夫面糊炸的西式大餐”,就连双J合璧的《功夫之王》也未能幸免。让人惊喜的是,这次的《功夫熊猫》口碑好得多,不但功夫可喜,画风也很有东方神韵,就连我们一直自傲的“杂技抢包山”也学了个惟妙惟肖,实在让人兴奋。当然,不服气的国人总是要挑挑毛病的,可挑不对地方的话,也只是逞一时口舌之快而已,对增进功夫片的世界化并无裨益。看完几篇文章,我也不禁手痒要来试写几句,不能算“挑毛病”,只能说是梳理一下这道中西文化合璧的大餐后面的某种概念,增进对它的理解。

  话说阿波心灰意冷准备下山,被师傅拦住,二人一来二去说得不入港,阿波激动地质问师傅,“我以前不下山是因为对你有期待,想看看你有什么绝招可以把我这个肥仔变成神龙大侠,可你什么也没做,只一心想赶我走!你说,你到底有法子没有?”师傅沉吟半晌,“我不知道。”

  这是《功夫熊猫》里最不中国的一段,阿波的态度,不像是徒弟在请教师傅,倒像是健身俱乐部的顾客在质问店员。“老子付了钱,为什么没有得到相应的服务?你们是怎么做生意的?顾客还是不是你们的上帝?”而师傅居然也就真的唯唯诺诺,好像自己真的欠了他的似的,在这只胖熊猫的咄咄气势面前穷于应付。

  这在中国功夫片里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现的场景,经典功夫片里只有徒弟千方百计拜师学艺,越挫越勇的情节,哪有师傅求着徒弟学的道理,不爱学一脚踢出墙去就是。就算徒弟真是个武学奇才,那也是不打不成器,不听话就扁。像这种背着师傅偷偷溜下山的,逮到肯定“十八铜人”伺候,揍死喂狗,揍不死接着练。

  “徒弟求师傅”变成了“师傅求徒弟”,《功夫熊猫》对功夫/武侠片天衣无缝的移植就在这里露出了一道破绽,撩开这道破绽,我们大约能看到幕后作祟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观念错位。

  首先要明确,拜师学艺这种情节在西部片里面是没有的,典型的西部英雄是无名氏,风里来沙里走,一身本领都靠闯荡江湖得来。这和牛仔的武器有关,西部开拓时代靠的是火器,只要枪法好手段快,普通人也能大败恶棍。对西部英雄而言,修习绝技不是个必须的过程,对美国电影而言,“拜师学艺”这种桥段是完全陌生的。可是只要他们拍的是功夫片,他们就无法省略这一桥段,因为那些近乎杂耍的神奇技艺显然不可能是英雄无师自通,而如果要保留,就需要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来消化。

  照抄的话有问题,因为师徒尊卑这种观念在功夫片中顺理成章、在剑戟片中顺理成章、在欧式剑侠中里顺理成章,甚至对于中世纪魔法学校来说都可以成立,但唯独在美国动作片里不好成立。因为美国作为新开发的大陆,格外崇尚人人平等,儿子管老爸都直呼其名,更别指望徒弟会毕恭毕敬地服侍师傅了。实际上在以往的美式功夫片里确实有照抄的,不过这种上下尊卑关系,多作为一种奇风异俗来展示,包括《杀死比尔》。白眉老道在其中是一个苛刻到变态的形象,虽然本领过人,却只懂得一味强力压服徒弟,虽然有白须飘飘,却完全没有中国武侠片里以德服人的那种宗师气派。所以完全保留“拜师学艺”这种桥段,比较适合死忠功夫片的美国粉丝,受虐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原汁原味。

  而作为暑期卡通大片,显然要老少皆宜,改编这种桥段的话,就要找到一个本地人能够接受的概念。而在西方,最方便的显然莫过于基督教里的“神选”。

  有学者称基督教是种“先知型宗教”,重要的特征正是依靠先知来传达神的旨意。以利亚、耶利米、摩西,一代代先知本身都是普通人,只是在上帝的呼召下成为了神的工具,完成了一桩桩伟大的功业。摩西是其中的代表,这位出走的埃及王子貌不惊人,据说还有点口吃,当被上帝委以重任时他惶惑万分,百般推托,直到上帝都被他磨得没了脾气,开始大发雷霆之怒,这才接受下来。好莱坞在黄金时代改编过大量关于宗教题材的电影,这类出身平凡的先知形象对于大众耳熟能详,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从《hacker帝国》开始,《宫保出拳》、《宇宙通缉令》一直到最近的《功夫之王》,都是以“神选”为底子来演绎“拜师学艺”,一般来说练功自然还是重要的(除了靠下载程式来习武的《hacker帝国》),可是真正让主角短时间就出类拔萃,并最终得以完成伟业的,还是因为他是chosen one。这种模式既可以保留拜师学艺的趣味桥段,又可以很方便地解释为什么黑暗大Boss会干不过一个刚练了几天功夫的麻瓜,最重要的,是可以满足性急的现代观众,直接速成神功,票到付款,包退包换,切合好莱坞电影制造梦幻的本质。面向大众的《功夫熊猫》挑了“神选”这种模式为底子来改编“拜师学艺”,大概正是这个原因。

  乌龟大师选择了阿波,从此这只胖熊猫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在山上留下来等着当神龙大侠,有乌龟祖师爷做后盾,师傅完全奈何他不得。要说乌龟选择阿波的过程,很有点禅机的味道,随便一指,该谁就是谁,反正这世上是没有偶然的。后面随着桃花解脱而去,看着又有几分仙风道骨,至于剧情为什么安排他好端端地非死不可,似乎又有点弥赛亚已出,施洗约翰可以休矣的味道。好一锅神话故事的大杂烩!

  回到阿波质问师傅的那一幕去,乌龟就像是神,选中了阿波,师傅虽然不欠阿波的,却欠师傅的。所以面对阿波的问题,只能象个小店员一样,明知对方吃的是霸王餐,可无奈已经有大佬替他买过单了,更要命的是这个大佬已经驾鹤西去,这单生意想不做都不行,顶多在心里咒上两句,最后还是要把这头死熊猫拖回山上去。唉,真是上天注定的,只能由着他臭屁。

  批评《熊猫》者多乱扣大帽子,从经济侵略到文化蚕食,可惜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真正体现《功夫熊猫》西方文化特质的,不是把“师傅”叫作“西服”,也不是开头的版画风格,而正在这种独特的“神选”观念上。东方也有类似的观念,记得小时候看《大白鲸》,几个少年不停地做着同样的梦,当他们来到梦中的地方,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身负使命要拯救地球。但这跟“神选”不一样,他们之所以成为“那个人”是因为前生宿业未消,轮回转世之后再续前缘。根子在佛教的因果那里,跟基督教的神选观念大相径庭。

  最后大胆猜测一下,好莱坞的功夫英雄之所以要被“神选”才能成立,大概是因为在他们眼中中国功夫太过“神奇”,完全不是西方动作片里的套路,甚至根本不遵循他们发明的物理世界里的基本定律。要说这种“神功”可以通过体能的修炼而获得,恐怕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在发“神经”,倒不如把这一切归诸于“神”。看着最后死熊猫阿波带着一丝坏笑,勾起小指头,用无师自通的“武士指法”引爆了一颗中子弹,顺便也引爆了我体内的肾上腺素,还能说什么呢?“咳咳,大家出来看上帝吧!”

  功夫熊猫影评(二)

  一部好的动画,流畅的情节,取巧的造型,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如果在加上全球当红的“功夫”元素,以及安吉丽娜—朱莉,达斯汀—霍夫曼和成龙(听歌blog)等人的大牌配音,那不想票房冠军也难了。整部《功夫熊猫》流畅饱满,幽默欢快,把中国的功夫成功的传授给了中国的熊猫。唯一的缺憾,就是杰克 —布莱克从头到尾的喋喋不休。当然这是他的个人特色,编导也藉此撑起整部影片的节奏,就像《霍顿与无名氏》是为金—凯利度身订造一样,缺了他们,就不好笑了。

  配乐和造型都完全承袭了中国古典风格,原汁原味,基本挑不出毛病,片头的那段二维动画,甚至让我依稀想起了咱们上美的《大闹天宫》。不过,剧中人物的表情神态和语气腔调,却带有明显的美式风格,尤其是主角阿波,总让我想起在访谈和新闻发布会上的耍宝明星布莱克。听着英文台词,看着法文字幕,我就在琢磨,假如这些对白直接翻译成中文,是不是会有些别扭,某些语态并不符合中国人的思维逻辑和表达方式,尤其是在一部“中国功夫片”里,总让人觉得阿波是个远到少林学艺的洋弟子。

  幸而对于动画片,人们总是最宽容的,尤其是对于这么一部可爱的励志功夫片,中国的观众想必不会用《功夫之王》的苛刻来纠缠于这一点点细节。“拜师学艺”,“闭关修炼”和“出山行侠”是传统武侠片常设的情节主干,无论是早期邵氏功夫片,还是徐克等人的新武侠,都会花较大的篇幅在这些细节的铺垫和展开上。即使对于西方观众来说,这也是经典小说电影里的诱人之处。例如《基督山伯爵》里的监狱学习,《佐罗的面具》的老少传艺,《天国王朝》里的父子相承,都有这种闭关修炼的影子。我们甚至可以说,《星球大战》里的尤达大师,就是《功夫熊猫》里“师父”的外星版,卢卡斯早就把这套学去练熟,融在他三十年的史诗里,影响了整整两代西方观众。

  至于昆丁和罗德里格兹这类看录像带长大的影迷导演来说,《功夫熊猫》里的东方元素都只能算是小儿科的了,《杀死比尔》里的白眉和催心掌才是他们致敬的目标。如果不是动画片的格局有限,受众层次偏低,一个抢包子有什么了不起,至少得把《少林三十六房》的绝技全部搬上,才能让中西方的功夫迷们大呼过瘾。

  至于影片的环境设置和造型,梦工厂这次也是套用了一个标准的动画模式,操作几乎完美。秀丽的中国和平谷,一个满是兔子,猪和鸭子的山村,全都住着最温顺最善良的百姓(动物),山顶桃树等景致美轮美奂,尽显3D动画渲染的长处。那些会功夫的动物都有其鲜明的性格和习惯,虎妞,豹子和浣熊师父还适当的加入了心理描写,角色形象更加丰满。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出编剧对动画片把握的纯熟和全面,即保证了整个情节主线的流畅,又不失于从头到尾过分打闹,缺乏文戏的缓冲。阿波的拜师,从意外被老龟选中,到为“吃”苦练功力,其中也有个师兄弟们的认同过程。三场高潮的武戏里,豹子逃出和索桥大战都处理的气势磅礴,在影院里看时一点不觉得是动画片。

  梦工厂一直是作为迪斯尼的对立面,传统的颠覆者的形象立于业内的。《怪物史莱克》就逐一的讽刺了白雪公主和王子们,同一个动画小组制作的《马达加斯加》也已经把喜剧性格赋予到每一种动物的骨子里。当然这种颠覆也只是针对于西方传统的价值观,而对于东方文化来说,适当的引用借入,本就是一种对西方主流文化上的颠覆。在如今的世界里,有些情感和追求是普世通用的,放之四海皆准。除去表层的中国功夫和异域风情,《功夫熊猫》的内核里,其实还是两个最励志最常见的主题:“勇气与责任”。阿波的成长,可以见于任何一个国家的青年身上,功夫只是途径,找到自我的“密卷”才是目的,这也是为什么影片能够大受欢迎,老少通吃的道理吧。

  功夫熊猫影评(三)

  先不说什么抵制与不抵制的话题,功夫熊猫给我的第一感觉像是香港功夫电影大串烧,侠气,正义,不懈努力,让个笨蛋成英雄,虽然套路依旧老套,但是他是国宝。

  很多人说这部影片很搞笑,我倒是没在它上面找到看《冰河世纪》时的扭曲喜悦,影片中的笑点并没有在剧情之中,反而都在细节和肥熊猫的脸部表情上了。说《功夫熊猫》的票房大好,我想还是因为外国人见过的熊猫少,见过会功夫的熊猫更少,在地震之后还能见到熊猫那就更稀奇了。

  成龙和李连杰在美国也混了多年了,可是给外国佬的片子却都是美国式的中国功夫,让外国佬依然垂涎老式的功夫港片,这回便宜让个外国人做的中国熊猫抢去了,想必成龙和李连杰真是后悔没早些在美国当回熊猫,只是早些时间在美国当了回猴子。

  在《功夫熊猫》里,出现的动物除了会功夫那几个,好像就是兔子,猪和鸭子了,尤其是胖熊猫从天而降,整个场子好像一片猪的海洋,让我这多年沾不到肉的感觉屏幕像是一烤乳猪的烤箱,这里的歧义各位理解吧,说多了广电总局的人又该把它禁了。

  不过和《功夫之王》相比较,对号入座一下,这熊猫就是那外国功夫迷(由于看《功夫之王》时我被那美味的爆米花吸引了,所以没记住他叫什么),乌龟师傅就像是李连杰演的那和尚(还在吃爆米花中),小浣熊师傅就是那像叫花子一般的成龙,而那个雪豹就是《功夫之王》中的什么终极大Boss(请原谅我还在吃爆米花之中……),同样是把一个热爱功夫的笨蛋短期培训成个武林至尊,而且学不会不收费,报销往返路费,这是个多么诱人的条件啊?于是笨蛋们就这样被导演短期练就成了武林至尊,在与终极Boss挑战时先是挨几拳,然后逐渐牛逼,最后Boss被打倒,武林至尊诞生了!

  但是中国人讲究低调,所以要从哪来回哪去,武林至尊回到原本的生活当中,该把美眉把美眉,该卖面条卖面条,搞不好因为把条型的面条改成方型的,哪天又出名了。不过两部片子还是有本质的不同的,就是《功夫之王》是要给外国佬看的(你看看那刘亦菲,成龙,等等等等的演员口型,看着跟看译制片似的),而《功夫熊猫》是要给中国人看的(就连我英语没过四级都听得懂他说的功夫,豆腐和乌龟了),所以就凭这诚意,想看《功夫之王》的还是看《功夫熊猫》吧!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