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文章内容页

《茉莉花开》中的女性形象探析论文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20-01-06 10:40:01 分类:论文 阅读: 次

  由侯咏导演创作,章子怡、陈冲主演完成的电影《茉莉花开》是一部近距离关注女性生活、体现女性生存状态和生活态度的影片。在影片中,祖——母——孙三代女性的命运看似独立成章,实则互为因果、对比和递进。三位女性是现实中不同类型女性群体的缩影。在三代女性的生活中,都贯穿了“生育”母题这一安排。在中国传统思想观念中,生育是人生的头等大事,对于女人而言,生育是每位女性都必须经历的过程。没有孩子的女性,其人生也是不完整的,这一点在苏童的小说《妇女生活》中就有深刻体现。三代女性,面对不同的生育情况及生育态度,也蕴含了其女性主体意识显露的不同程度。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三位女性不同的命运也可以看作是女性一生的三个不同时期。

  影片中第一个出场的女性角色是茉。从受众的角度看,她可以说是女性的少女懵懂期。在青春的年华中,她快乐、天真,并且充满幻想。她渴望有一天能够进入荧幕的世界。她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家庭,经济的压力使她的独立更加迫切。在一场舞会中,她结识了孟老板,并且执着地爱上了他。孟老板帮她圆了明星梦,她的照片登上了《良友》的封面。可是,日本人来了,孟老板丢下她跑到了香港。茉没有钱付租金,只好回到母亲家生下女儿莉。茉的意外怀孕,让她的生活从此暗淡无光。可以说,茉是一个依附于男性的女性形象。在她的一生中,没有明确的生活理想,是在懵懂中度过的。她对男性的依附不仅体现在金钱上,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依附。即使生下了莉,在她的意识中,莉是她失去幸福的根源。所以,在莉的成长中对母亲充满了怨恨。从女性主义角度出发,茉是一个缺乏女性意识的形象。她在懵懂中生下了莉,却没有一个母亲的意识。在她的意识中,生育是控制男性的武器,也是其想要操控男性欲望的体现。她认为,有了孩子,也许孟老板会回来,她是一个彻头彻尾依附于男权的女性。

  女性的第二时期是莉。可以说,第二个时期的莉是成长的。在她的生活经历中,并没有获得母亲的爱,反而是遭到母亲的唾骂。莉在不断地反思母亲生活的失败,她认为母亲之所以生活地痛苦,是因为她把自己完全寄托于男性。于是,莉在自己的身上,开始学会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主张和情感。她勇于追求工人出身的党员邹杰,并且不顾一切反对和他结婚。在莉看来,只要组成家庭,并且生育下一代,就可以获得幸福。但是,命运却跟她开了一个玩笑。在影片中,她的婚宴上唱起了《茉莉花开》这首歌,但是当结尾唱到“不发芽”时,婚宴上的观众哄堂大笑,这似乎也暗示着莉的悲惨遭遇——不能生育。这种命运的安排,流露出女性始终无法摆脱男权主义的中心。不能生育的现实把莉逼到了生命的绝境,她开始发狂,因为她失去了其欲望的能指,失去了其认为的幸福根源。她对于生育的认识依旧是被控制在男权主义思想之下的,因为不能生育而否定了一切。她是男权思想的牺牲品,只能任由男性来操控生育的结果,就是领养。显然,她无法接受,开始无忌地怀疑自己的丈夫,最终随丈夫离去。

  女人的第三个时期就是花。花是女性的成熟期。花不同于茉与莉,她是一个顽强、敢于追求自己爱情的女孩。她靠起早贪黑地织毛衣供自己的恋人小杜上学,就算外婆阻止,她也顽强反抗。在她看来,外婆的一生就是依附男性世界的一生,一直就是一个梦。所以,当小杜去了日本,抛弃花时,花并没有哭泣,也没有像茉一样软弱。而是,坚强地选择分手,决然地生下孩子。花在雨中生子的一幕给观众带了巨大的冲击力。130 秒的雨中产子长镜头宣告了一个刚强的女性形象重新树立,在花的身上,我们看到了女性的成长,她敢于直面人生中遇到的所有困难,不偏执、不颓废、积极坚强地处理人生的问题,让我们感受到女性意识的觉醒。

  《茉莉花开》这部影片见证了母女三代由女性依附到女性挣扎再到女性蜕变的过程。三个人命运的不同,表现了女性在历史变迁中自我意识的突破。女性不再完全寄希望于男性的拯救,而是开始实现自我救赎,从沉默到裂变,直到最后的突围,女性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自我意识的觉醒。

X

打赏支付方式: